当前位置: 首页 >> 西餐

谜来自新加坡的辩手心声

2020-09-19

来源:

人气:0

来自新加坡的辩手心声

编者按:11月7日,在新加坡举行的第九届国际大学群英辩论会总决赛上,武汉大学辩论队一举夺冠。辩论队教练和队员难抑激动之情,从新加坡发回了他们发自肺腑的感言。本特予选登,和大家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

辩论队教练周玄毅:

辩论对我而言,首先是任务,然后是得失,逐渐变成心结。到了最后,如果不是完全化成浮云,就会作为一种纯粹的兴趣不温不火地继续做下去,世界上的事情大抵如此。

当年在苏德超师兄的带领下接触辩论,又稀里糊涂地受到赵林老师等教练的信赖,把它当成一件头悬梁锥刺股的事情一干就是四年,眼睛里除了输赢几乎容不下别的,直到2001年那场众所周知的挫败结束了这段数载连胜的离奇运气。虽然在此之前刚刚论证过英雄不以成败论,但是得失心并没有因之完全消除,而是变成一个心结沉淀下来。

此后多年,虽然当年在新加坡的金钱之辩作为一个话题经常会出现在各种场合,多到我已经懒得再做什么应对,但是此同时,对辩论本身的兴趣却慢慢取代了辩论赛的得失,成为自己所关注的核心。最终的输赢自有评委去把关,服与不服总有无数的解读,所以能淡定的就得淡定;但是输在那赢在那,道理要怎么讲才最清晰、最有力、最能触动深层次的人性,这些问题却必须得好好研究才会明白,并且会让人终身受用无穷。所以我现在无论是讲本专业的西方哲学,讲通识课的西方文化,还是讲公选课的辩论实践与鉴赏,都是在追求一种思辨精神与人文关怀的统一,而这恰恰是广义上的辩论活动的基础。

不管这些思考有没有价值,至少对我自己来说辩论又恢复了纯粹的本性。所以无论胜负如何,2010年的新加坡和2001年的新加坡都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地方,它已经不再是当年我所理解的战场,而是实践辩论理念和弘扬辩论精神的舞台。此次能够与胡渐彪、黄执中、刘京京等同道中人交流心得,畅谈对辩题的理解和对现场形势的解读;能够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台湾政治大学和马来亚大学等顶尖强队依次交手,领略各种最具代表性的辩风与思路,使得结果的宣判反而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总之,以我管窥之见,准备辩论赛固然殚精竭虑;但是辩论本身绝对是件其乐无穷的事情,武大辩论的十年历程表面上看起来虽然是个宏大叙事的绝佳主题,其实也只不过是其人文风韵的自然积淀而已。总有一群对明理即辩有兴趣的人,在做一些对思辨精神有助益的事,偶尔让人听到他们的声音,仅此而已。

上场辩手郭彪(电子信息学院2007级本科生):十年

陈奕迅有一首歌,十年,讲述的是分手十年,物是人非。

武大辩论有一首歌,十年,讲述的是携手十年,人是物非。

人,还是那么一批人。

不同的是,武大是冠军。

依稀记得出战前,

当校党委书记李健殷殷鼓励,和我们一一握手,是祝愿胜利,

当校长顾海良端起酒杯,和我们每一个辩手干杯,是期盼凯旋,

当校党委副书记王传中带着微笑,亲切地看着我们,是信心十足,

当校团委书记张澍豪情万丈,说和我们一起出发征程,是雄心壮志,

当校团委副书记李勤慈祥地看着我们,说解决我们一切后勤问题,是细致入微。

当赵林老师,长者般向我们点头的时候,

当周玄毅老师,依旧保持那孩子般天真的心境和我们没心没肺地聊这聊那的时候,

当余磊师兄,用那一贯坏坏的笑容看着我们,说 你们即使没有夺冠也无所谓 之类的话的时候,

当贺捷师兄,不远千里从国外专门回来,和自称 四个老狗 的贾子年师兄,韩默师兄,陈杰师兄一起和我们在训练小房子里默默送别的时候,

当群里的一堆99、00、到09级的兄弟们,夜夜群里讨论到爆掉的时候,

当徐卓阳师兄,和我们战了6年,依然连夜从南京赶回武汉送我们上机场小巴的时候,

当杨子江师兄,在北京出发,从上海和我们汇合前往新加坡,那一如既往地保持灿烂笑容的时候,

当陈铭师兄,甘愿做背后的绿叶,当陪练和我们共赴狮城那无怨无悔的时候,

当所有校队队员在出发之前来会议室和我们鼓劲送行的时候,

当在人人上,所有关注武大辩论的人为我们打气的时候,

当一切我没有提到的,和我提到的,兄弟姐妹们的祝福的时候,

当我、彭飞宇、张文逸三人,相对无言,却早已不用再言的时候,

我知道,

我们必须得是冠军,

然而,我们真的是冠军。

一切都是如在梦中一般。

首战新国立,路遇宿敌,不幸落马。幸而复活赛制,天意复活。

次战台政大,艰苦卓绝,愈战愈勇。幸而评委首肯,晋级决赛。

决战马来亚,电光火石,拼血拼肉。幸而十年轮回,终得桂冠。

三大幸,构成了我们三个人的胜利,我们是幸运的。

然而,构成我们武汉大学的胜利,绝对不是幸运。

这不是偶然。

十年了,想到的很多很多很多,故事也太多太多。

本来有千言万语,怎奈提笔忘言。

问其中,故事有几许,

却几代,此中有真意。

十年有你,一路同行。

上场辩手彭飞宇(文学院2008级本科生):圆梦

现在才发现,作为一个武大辩手,最难描述的,不是十年圆梦之路,不是四个月的国辩备战,不是一周的舌战狮城,也不是历史轮回般的那一场巅峰对决,而是当冠军宣布的那一刻,自己复杂的心情。

当主席宣布冠军是武汉大学的那一刻,泪水抑制不住地涌上了眼眶,但喷薄而出的狂喜和激动之后,沉淀在心底的,是感动、是释然、是平静。

狂喜和激动是一定的。十年了,咱们等了十年了!拼了十年了!多少人的遗憾,在这一刻终得补偿;多少人的期盼,在这一刻终得实现;多少人的梦想,在这一刻终得圆满!十年磨一剑,这一刻,武大辩论,终于在世人面前展现了他的光芒!

感动,因为想起了无数为着武大辩论而不断付出的人。站在场上的我,是一个幸运儿。在武大辩论界,有无数实力超过我数倍的人,有无数付出多过我数倍的人,我只是一个赶上了好机会的人。夺冠之后,我脑子里闪过了无数前辈们的名字,我现在却不敢列举,因为我怕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这些年来,关心和指导武大辩论的老师,为武大辩论而战的辩手,关注支持武大辩论的朋友,这些名字,那里是这张薄薄的纸能容得下的呢!正是这无数人的付出,才有了武大辩论的今天。

释然,因为终于完成了武大辩论的复兴。我进入校队的时候,曾是武大辩论略显低落的时候。我们错失了一个又一个冠军,开始受到外界的各种质疑, 武大辩论到底还行不行了? 会这样问的人,都是不了解武大辩论的人。但我也深深地知道,面对这一切质疑,没有铁打的成绩,无从辩解。而如今,我们站在国辩冠军的领奖台上,终于可以暂时舒一口气,因为我相信,事实能说明一切。武大辩论,仍然是不可小觑的王者。

平静,因为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个冠军,不是争来了,而是回来了,就像拾起了一个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每当我和辩论前辈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样的队伍,应该有一个国辩冠军,虽然之前还没有,但我就总会觉得我们应该有,这样的队伍,这样的一群人,对得起一个国辩冠军的称号。

国辩的舞台,属于每一个武大的辩手,国辩的荣誉,属于每一个武大的辩手,在辩论的路上,每位辩手的名字都应该刻成一座丰碑!

上场辩手张文逸(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2007级本科生):归来

今天是比赛结束的第二天,终于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虽然在新加坡已经呆了好些天,然而因为准备比赛的缘故,一直无暇朝新加坡安静而幽美的窗外多看上一眼。幸好,大家的辛苦都没有白费,此时此刻体会起新加坡花园般的环境来,真的是越发感到舒适和满足。想起来,比赛似乎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大概是因为这过去的一天里,脑海中闪过了太多的思绪,我恨不能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把大家准备这次国辩的每一个细节回忆起来,把自己加入辩论以来的每一个点滴回忆起来,把武大辩论在那些峥嵘岁月里的每一次坚持回忆起来。

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能够站在华语辩论的最高圣殿上去展现自己,对于一个辩手来说, 舞台 两个字真的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于我自然也不例外。加上之前我并没有参加国辩的选拔赛,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上场机会,真的是倍感珍惜。国辩的这三场比赛,自己的状态和发挥是一场比一场好起来的。幸有队友们的支持和周师兄的鼓励,在逐渐适应了国辩的赛场气氛以后,终于能够放开自己、尽情地去展现自己,为我们拿到最后的冠军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比赛宣布以后,虽然脸上在微笑,眼泪也禁不住流了下来,在那一刻,我深深地体会到,身为一个辩手,对于胜利的渴望也简直就是骨子里的,只是以前还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能够赢得这样的一场胜利,这样一场所有武大辩手们期待了很久的胜利;在那一刻,在每一张笑着流泪的脸上,我看到了我们所有走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手里捧着的那座奖杯背后,凝聚了武大所有的辩手不懈的坚持。

的确,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刚刚进入武汉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辩论队的那天,学长学姐们为我们播放了武大辩论队在2001年在狮城上演的比赛,怀着几分崇敬和好奇,就这样爱上了辩论。事实上,对于武大辩论界的人来说,当年武大的辩论前辈们在狮城上演的三场经典的比赛,完全是必不可少的第一堂必修课。在武大,各个学院(系)的辩论队完成了每个年度的招新工作以后,为了向刚刚进入辩论圈的新人们解释一下什么是辩论,都会播放当年国辩三场比赛的视频,然后告诉大家说:这,是辩论,是武大辩论。这样的程序也不知道被重复了多少次,大家是那么不约而同,那么乐此不疲,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支撑着大家,就这样重复了十年,终于迎来了一个不错的答案。在过去的时间里,武大辩论经历了无数的起起伏伏,沟沟坎坎,既有支持和认可,也经受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非议,幸好,武大的辩手们挺住了,因为他们不为其他,只为一个共同的信念。现如今,我也终于感同身受地体会了一次所谓 长寿是福 的真谛:只要挺住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十年一刻,经历了卧薪尝胆的武大辩论,终于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就像我们在决赛的立论里所说的那样:我们又回来了!

执行教练兼陪练杨子江(原校辩论队主力队员,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毕业生,现就读于北京大学):

11月7日17点26分,注定是我一生中都难以忘记的时刻。

是的,在这一刻,我亲耳听到了主持人宣布武汉大学辩论队获得了 2010国际大学群英辩论会 A组冠军

是的,在这一刻,我在第一时间用短信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发布到上,和所有关心武大辩论的人分享这心中的激动和喜悦

是的,在这一刻,在现场为他们不断祈祷的我们,从座椅上跳起来眼含热泪的互相拥抱,大声呐喊,喊出我们武大辩论心中沉寂了10年的胜利之情

是的,在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因辩论而变得令人难忘,令人动容。

因为,我们终于是国辩冠军了!

连我自己都在不断地问自己:究竟是什么让我如此怀念自己的母校武大?也许是武大培养过我的各位老师,也许是我生活中给我最大帮助的伙伴,也许是很多很多。但是如果只能让我从这很多很多之中选择一项,那么答案一定是:辩论。

是的,我是幸运的,作为一名已经毕业离开武汉大学的学生来说,能够参加从9月份在青岛举办的国际大学群英辩论会国内选拔赛,到11月份在新加坡举办的国辩总决赛,我很满足。

在这段时间里,我深深的感受到了一名武大辩手,不管身在何方都心系武大辩论的热忱。我们通过络一起讨论,通过邮件修改稿件,通过一起争论,通过信念一起努力。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从那里获取一种齐力断金的勇气与坚持。

在这段时间里,我也深深的感受到了学校对我们的关心和支持。我相信,在众多支持辩论的高校里面,没有任何一所高校能够像武汉大学这样如此支持着大学生的辩论活动。是这片热爱辩论的土壤,给了武大辩论绽放光彩的机会。

每一个热爱武大的人心中都谨记着 自强 弘毅 求是 拓新 的校训,每一个人热爱辩论的人,心中都有这 都言辩者痴,谁解其中味 的坚持,每一个热爱武大辩论的人心中都有那比赛走势完全让广州球迷很开心。开场仅7分钟,富力便由姜宁 打进了一球。这个进球迅速打破了比赛平衡,孔特拉赛后说:第一个进球实在太重要了,让比赛走势朝着我们有利的方向发展。一句 皇皇武大,雄辩天下 的豪言,我们因辩论而在一起,我们因武大而在一起,因为我们都有着对它们深深的爱!

执行教练兼陪练陈铭(与传播学院2009级硕士生):

十年。

十年磨一剑。

十年一剑封喉。

几乎是像绝大多数小说或者电视剧里的描述的剧情,典型的线索,典型的人物关系,只是无数武大人、武大辩手花了差不多人生命七分之一的时间,等来了这个典型的结局。

但凡是辩手,在入门阶段看过的第一场比赛的录像应该就是2001年那场天下闻名的金钱辩。当年的武汉大学,雄霸天下,在2000年的国内赛场上无一败绩,问鼎黄山杯全国大专辩论赛冠军,携带着满满的信心,带着整个大陆甚至是整个华语辩论圈大多数人的希望和看好,剑指狮城,与胡建彪领衔的马来亚大学一决雌雄。华山论剑,紫禁之巅,留下了至少是迄今为止,华语辩论史上最巅峰、最大气、最吸引人的一场辩论赛。留下了过程,却没有留下结果,武汉大学四杰蒋舸、袁丁、于磊、周玄毅尽管拿出了足以载入史册最顶端的发挥,还是以些微的差距,只捧回了一座国际大专辩论赛亚军的奖杯。这座奖杯,摆放在武汉大学校团委书记办公室的奖杯柜的最上面一层。是的,亚军。十年里,无数辩手来了又去,去了又回,不可否认,这座亚军奖杯,是他们心里的一道坎。

转眼十年过去了。当年的蒋舸学姐,如今已在大洋彼岸读着博士,成为人妻,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当年的袁丁学长,在南方集团做着一名仗笔直言的,在历史的天空上秉笔直书;当年的余磊师兄,已经是天风证券的董事长,掌管着有六百多人的企业,有了自己不小的事业。这几位看起来已经离辩论圈子已经渐行渐远,实则不然,但凡大型比赛,总能在台前幕后看到上述几位的身影。

唯一从未离开的,就是当年的四辩,周玄毅。他师从当年武大辩论队队总教练赵林,博士毕业,现在的他是武汉大学哲学学院的讲师,同时也是武汉大学辩论队现任主教练。整整十年,他从未离开武大辩坛,一直坚守在第一线,自己对辩论的理解愈发醇厚的同时,带领着一代又一代武大辩手走向辉煌。从2003级的黄金一代,到2005级 四小龙 ,无一不是在周玄毅的直接指引下从青涩走向成熟,走向辉煌。在国内的各项赛事上,武大的战绩从未让人失望。只不过,大家心里一直有件并没有舒心的事情,那就是那个最高的奖项,那个国辩的亚军的奖杯,一直没被真正的冠军奖杯换下来。武大十年的无冕之王,竟一直还是无冕之王。

2010年到了。

国辩又来了。

当年的黄金一代,毕业的毕业,读博的读博,即使出力,也不能直接上阵杀敌了。

就连当年的2005级 四小龙 ,也只有两位在读研二,在国辩的舞台上,除了在幕后出谋划策,教练陪练,也不能直接贡献力量了。

不过没有关系。武大十年积淀下来的厚度,又岂能让任何一个对手轻视?

郭彪,你是好样的!发挥沉着稳健,盘问犀利凶狠,足以让任何一个对方辩手心惊胆颤,黯然失色!

张文逸,你是好样的!最后一场决赛,就在大家最需要你的时候,爆发出了一位金秋全程最佳辩手的全部 小宇宙 ,拿出了你的风采,震惊了场上的每一个观众!

彭飞宇,你是好样的!在队伍最危险的时候,人手问题最大的时候,是队伍中你最年轻的你顶了《每日经济》见到了水坝和在建的堵堵络河电站工地出来,七篇立论与结辩,我知道你的压力有多大。但你没有倒下,反而激发出了最耀眼的光芒,每一场都让人惊艳,从未让人失望!希望你一路走下去,真正创造出属于你的辉煌!

陪练郭月彤(与传播学院2009级本科生):

飞机降落在新加坡的那一刻,心就被抛向了空中,嗅着热带植物的香气,触碰发烫的光线,这一切依旧觉得不真实。从七月流火在樱顶枯燥的集训,到八月重新集合,也依旧是等待着国辩的消息,中间是一次次的不确定和一次次的再坚定,毕竟十年一个梦,这机会若成真,也太难以相信。九月全辩的艰辛换来未曾料到的通行证到十月抽签最终落定,才敢正视这是一场需要奋力突出重围才能实现的梦。要成真的是梦,可要走的是路,国辩七个方向,三场鏖战,打落了忐忑与质疑,换来檀木久香的一代芳华穿过狮城的碧海晴空,透过珞珈的蓊郁苍葱生根于每一个武大辩手的心中,一如曾经十年里,每一个有辩论的日夜一样安心。

作为一个2009级辩手,我无疑是最幸运的,幸运于大一从院辩论队撞进了校辩论队,得以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历练自己,幸运于能作为国辩的陪练和1994到2009级的辩手并肩作战,幸运于见证了2007、2008级师兄们在场上打出了武大雄辩与灵动结合的新辩风,更幸运于成为了武大辩论重新崛起一代中的渺渺一粟。

在偌大的武大里,幸运是辩论让我以辩手的身份和大家站在一起,为了一个单纯的希冀,尽力。在偌长的生命里,幸运是辩论让我以辩手的灵魂去体味这份成长中浓缩的经历,只要咽得下,就一定品得多。

幸运在有人说辩论风气日下急功近利的现今,目睹2002、2003级老辩手的回归,让我在第一个成长的阶梯,学会了如何从一个陪练做起。五教的那些天,贾子年师兄想辩题不能打断于是就不吃午饭,贺捷师兄为了一个观点的执着争执,陈杰师兄和韩默师兄教我的第一招,不是辩论的技巧,而是怎样打陪练 白天高密度的讨论,心无旁骛的准备,从立论的思路,到一遍遍练习质询,反复斟酌之后的陈词,再三考虑过后的用词、语法、发问方式 有时候在屋子里准备到凌晨两点,我恍惚中甚至觉得自己被师兄带着,打的根本不是陪练。我才明白曾经徐卓阳师兄对我说,武大赢比赛是因为有比对手还要好的陪练队,我也才懂得,作为一个陪练,要有如此艰苦卓绝的付出,如此不计名利的努力,才能对得起场上队员每一场练习赛的时间,才能在最终换的一次实至名归的胜利。身为这次国辩陪练的经历,是我辩论之路真正开始成长的第一步,懂,不是因为懂得武大辩论风光的表面,更懂得背后每一步的艰辛与执着,那些从四面八方回到武大来甘愿做一名陪练的师兄,是武大辩论永不远去的牵护,被他们引领的每一步,都是一份砥砺,也是一种回归。

太多的幸运,聚合成自己小小的宇宙,不仅是这一次的陪练,还是以后辩论的每一步,不论走多远,都期待用自己的成长,让武大辩论散发更耀眼的光芒。

(:陈丽霞)

转载本文章请注明出处

0


三门峡看白癜风去哪里
日照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孩子积食的表现
TAG:
相关内容